凯时尊龙-凯时尊龙登录入口
作者: 潘瑾     时间: 2023-12-07     

浅冬 与荷相遇


浅冬,是深之再深的秋,是初初而来的冬,是冬季里最轻盈的寒,是春夏秋步履匆匆后的慢。

浅冬有风吹来丝丝寒意,一早一晚深呼吸便有了氤氲雾气;浅冬有暖阳,抬一抬头便可以沐浴温柔静致的阳光;浅冬有落叶枯树,相比起金秋的繁盛,浅冬落叶萧瑟,枯树斑驳如回忆的梗概,抚摸上去便都是怅然的意味。

浅冬,别无所长,只一阵清风冷意吹散了枝头最后一点旧绿,吹皱了荷塘里的月影姗姗,唯有那一枝默默独立的失了水分的荷花根茎陪伴在月影旁,所谓寒水映残荷,冷风摇残枝,纵然是浅冬,也逃不过萧瑟的结果。

走过荷塘边,总不禁回想起夏日里令人欣喜的景象,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是对夏日荷花绽放最真实的写照。我们也可以对着那样不吝盛放的荷花吟一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古人诚不欺我。荷塘碧水一池总是软泥青荇成片,独独荷花幽然洁净,最浓的绿、最纯的白、亦或是最柔的粉,总是吻合了对洁净的所有期许。如果说,春有最盎然的成长,夏便有最盛大的绽放,秋来便是人间最喜悦的收获,好像只有冬才会上演令人唏嘘的凋零。

一年四季,我们一起见证了荷的美,她不吝辞藻不求唾手可得,只是远远地观望她,便如痴如醉如梦如画。我们把学生时代所有赞美荷的诗句都拿来应景,在荷塘边一次次驻足留恋,当知了唱着夏歌里意识不到冬天的苍白与冷清,当浅冬来临,不曾料想过荷有沉睡亦有傲骨,我们便对荷的向往与喜爱愈发浓烈。

我们并没有刻意关注过荷入浅冬是怎样凋零的,仿佛是一转身,冬来了,她便谢了,连同荷叶残破倦怠沉入池塘,只有那一根茎突然泛起了固执,执着伫立成了浅冬里的特别

世间的轮回不止四季,相遇、盛放、暂别、重逢,或是一枝残荷根茎执拗的陪伴,与其无比期待来年春夏的热闹,不如和浅冬里的这枝荷茎一起,固执一点、傲然一点,迎风度冬,因为冬天来了,春天不会太远。

(运销集团  潘瑾)


上一篇:肖晓 散文——《月光洒落》 下一篇:徐晓林 诗歌——《谢谢你,给我这个冬天》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