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时尊龙-凯时尊龙登录入口
作者: 高兴胜     时间: 2024-01-12     

我的老父亲

                                        

正下着大雪

耳边却响起了手机铃声

一句平淡而又简单的叮咛

勾起了我抹不去的思绪


我的父亲

从小依偎和相伴的一位普通人

声声嘱咐万般牵挂

让我忘记自己已经是年近四十

言语中各种不放心

却听不出半点的“柔情似水”


我的父亲

山一样的男人

从我记事起就俯卧在他的背脊

百里千里生计于大街小巷

却从未感觉丁点的苦痛

靠着

骨子里迷恋着那种简单的依靠


我的父亲

牛马一般的男人

前倾半壁身躯耕耘于良田大地

长满硬茧的双手拉牵着母亲和儿女

蹒跚前行

却从未忘记将恩爱宠嫁于长幼和亲邻

牵挂

就想一直那样简单的被牵挂


我的父亲

是个“算盘”高手

幼年时就远胜于同辈之人

事业过往多与“会计”结缘而行而不辍

然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近年逾七十仍躬于家业

世人知其精于“算计”

却不知其算计于业而衷情于世

不卑不亢

始举孝廉


挂断电话

不禁潸然泪下

岁月没有太多顾及和偏爱

太多的爱都给予我们所谓年轻的一代

不明志者

何以慰藉父辈的情怀


沧浪乾坤世界之大

爱或稀奇

亘古不变的是我一直深爱着我的父亲

我的老父亲


陕钢集团  高兴胜

上一篇:张博 散文——《茶 与 雪》 下一篇:高玉祥 散文——《小保当之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