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时尊龙-凯时尊龙登录入口
作者: 伍思涵     时间: 2024-01-22     

整个冬天扑面而来


中午下班的路上,带着湿意的雪迎面而来,大片大片的,不是规则的六角形结晶体,而是形态各异的不规则多边形,伴随着北风的吹拂,融化在往来的人群脸上,迫不及待地将冬天的讯息告知大家。雪,来了;冬天,也来了。

今年冬天,雪比往年都来得更晚,在这个陕西关中最北、陕北最南的煤城小镇,是不太常见的事情。伴随着冬季气温的连年升高,许久不曾有这么大的雪落在这片黑金土地上了。冬季的凛冽、阴沉、乌蒙都被一场雪所覆盖,连气温都在雪的冷凝作用下有所回升。

午后的时光,上班的路上,那些熙熙攘攘的人群,欣喜地迎接着冬日的惊喜,小孩子也在父母的陪伴下,用稚嫩的小手触碰雪、感知世界。我行走在路上,看见前面一摇一摆的“小企鹅”在妈妈的叮嘱下,将硕大的伞扛在自己的肩头上,遮住了大半个身子,从背后看去只剩下两条疯狂倒腾的小短腿在奋力踩向雪地,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旁边又传来小孩子咯咯的笑声,伴随着小狗高兴的呜咽,转望去,一个包裹严实的小肉球牵着一只毛茸茸的小狗,坐在地上堆砌雪人。当我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上扬的嘴角和内心的欣喜,恍然明白原来雪景不单是因为雪动人,而是因为人的情感所动人。正是因为雪伴随着人的情感投射,让无情之物变成有情之物,雪才不只是雪,而是一场有温度的雪景画卷。

雪在中华民族的诗篇中伴随着无数的情思,流传千百年,凝结其中的情感依旧穿越时光与读者共鸣。有时雪映照出的一幅送别图,岑参在边疆的苍茫雪地里,写下送别时的依依不舍“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有时雪映照出一幅赏梅图,王旭庭院欣赏落雪后的梅花,写出怀才不遇的忧郁“雪花全似梅花萼。细看不是雪无香,天风吹得香零落”;有时雪映照出一幅农家图,戴复古拥炉而坐欣喜于来年的丰收,写下对农事的预测“野客预知农事好,三冬瑞雪未全消”;有时雪映照出一幅静思图,吴景奎在幽静的夜里静坐深思,写下内心与自然的交感“天低野阔冻云同,脉脉绥绥向晚空”;有时雪映照出一幅欢聚图,黄裳在雪夜与友人相聚甚欢,写下内心的欢愉“瑞雪天时醉怨迟,笑君棋局雪中围”。雪千百年来都飘落在这片大地上,落在一代又一代人头上,时光的流逝湮灭了一代人一场雪,但关于雪的情感却存在于中华民族的集体记忆之中,凝聚成为民族情结。

2024年,在黄陵桥山深处,久违的雪勾起了我的思绪,开启了一次穿越时光的情感共鸣,雪又多了一份情感存在我的记忆深处,它带着整个冬天迎面而来。

(运销集团  伍思涵

上一篇:李永刚 诗歌——《冬天里的中国​》 下一篇:付策 散文——《儿时的那碗腊八粥》
网站地图